今天是: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會員登陸|會員注冊

大別山上映山紅 金剛臺上姐妹花 --- 我所知道的金剛臺婦女排(中)

發布日期:2018-12-11  瀏覽次數:375  文章來源:

 (二) 苦學技術  當上院長

 

        1932年10月,紅四方面軍主力離開鄂豫皖革命根據地西去川陜。在黨組織的領導下,皖西北地區又迅速組建了紅二十七軍,并組建了紅二十七軍醫院,范明在醫院當醫官。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紅二十七軍轉戰邊區13個縣,行程2000多公里,鉗制敵人5個師以上的兵力,經歷大小戰斗數10多次,打垮了敵人的追堵。軍醫院隨軍行動,范明在戰斗中搶救傷員,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11月底,紅二十七軍番號撤銷,又重建了紅二十五軍。紅二十七軍軍醫院改為紅二十五軍總醫院,開始設在金寨境內的熊家河,繼而遷至葛藤山,并在熊家河和赤南各設了一個分院。

范明開始在總醫院工作。由于她刻苦鉆研醫療技術,對傷病員滿腔熱情,工作認真負責、任勞任怨,受到了各方面的好評。1933年冬,紅二十五軍在皖兩北紅軍總醫院召開醫務擴大會,范明作為“模范醫務工作者”受到表彰。1934年1月,范明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共黨員,實現了多年的夙愿。她決心為革命拿好手術刀,更加努力地工作,為黨的事業做出新貢獻。從此,她對白己的要求更高了,工作勁頭更足了。

        不久,上級決定范明擔任第一分院的院長。后第一分院與總醫院合并,范明又擔任了總醫院院長。范明深感肩上的擔子很重、責任重大,但想到這是革命的需要,她滿懷信心、夜以繼日地做好醫院的各項工作,克服重重困難,千百計救治傷員,為傷員搞好服務。

        正當范明全身心投入醫務工作時, 1934年冬,皖西北的“肅反”運動的災禍意外地降臨在她的頭上。她被冠以“AB團”的罪名遭到逮捕,關進了醫院邊的茅棚,審訊人員硬逼著她交代其他人的問題。面對冤屈,范明只有一個想法,我不是反革命,相信組織上會弄清我的問題的。不能做出對不起黨、對不起同志的事,寧可自己吃苦受刑,也不能亂咬亂供。在一個多月的折磨中,范明堅持說實話,寧死不承認自己是反革命。

        一天,審訊人員吊打范明后,將她押往一個山洼里準備處決。范明想到自己蒙冤死去再也不能搶救傷員、再也看不到戰友,心里難過極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遠處傳來了喊聲:“范醫官不能殺!范醫官不能殺!”

        原來是幾個輕傷員聽到范明將被處決的消息后立即跑過來說情。接著重傷員們又一致聯名擔保懇求,范明終于免于處決,死里逃生。

        范明被放出后,由于受了重刑和刺激,身體虛弱,精神一度不正常,過了一段時間才恢復。盡管遭受這樣重大的打擊,范明并沒有因此而消沉。她認為“肅反”當時是一場運動,不是針對她一個人的。這些錯誤并不代表黨組織的真實意圖,就是父母親也有錯怪孩子的時候。因此,她不計個人恩怨,重新振作起來,投入到艱苦的工作中。



(三) 歷經艱難  救死扶傷

 

       1931年11月中旬,紅二十五軍離開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實行戰略轉移,鄂豫皖革命根據地進入了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時期。國民黨派重兵對鄂豫皖革命根據地進行反復“清剿”,瘋狂殺害革命群眾,很多地方都成了“白天不見人,晚上不見燈”的無人區。國民黨實行移民并村、保甲連坐,還實行嚴密的經濟封鎖,妄圖一舉將大別山革命的火種撲滅。面對嚴峻的形勢,鄂豫皖邊區的中共組織和人民沒有被敵人囂張的氣焰所嚇倒,再次組建了紅二十八軍和地方武裝,同敵人展開游擊戰爭。    

       當時的環境極為艱苦惡劣,有時整天餓肚子。在岳西鷂落坪,范明等紅軍戰士幾個月沒有吃到一粒鹽,主要靠野菜、野果充饑。野菜野果吃完了,就吃觀音土(一種白色的黏土)充饑,吃后肚子特別難受。但為了生存和戰斗,范明和同志們不得不咬著牙咽下去。

       冬天特別難熬,沒有棉衣、棉被、棉鞋和襪子,范明和大家一樣赤腳,穿草鞋,能找塊舊布將凍腳包起來就很不錯了。敵人不斷“追剿”,紅軍不斷游擊轉戰。通過敵人的封鎖線時,范明和大家就隱藏在雪地里等偵查員回來,等久了全身都凍僵,四肢麻木、失去知覺。特別是夜行軍,饑寒交迫、餓累交加,稍不留神就有掉隊的危險。由于極度疲憊,一停下來人就會睡著。范明為了使自己不掉隊,再累也不躺下休息,只是用頭頂在前面同志的背上打個盹。這樣,前面的同志一走,她就能立刻驚醒。雪地行軍,范明身著薄薄的單衣,頭發上和衣服上的水汽都結成了冰霜,但她從來沒有叫一聲苦,也從來沒有動搖革命的意志。

       從1935年春開始,紅軍總醫院基本上不存在了,范明等10多名醫人員化整為零,分散行動。在流動性很大的游擊戰爭中,范明這些醫人員任務更為艱巨,困難也更多。打仗時,醫務人員要到前線搶救運送傷員;部隊休息,醫務人員要安置護理傷員。讓范明感到最難的是搞不到藥品。為了搶救傷員的生命,范明千方百計收集民間單方,用中草藥和土辦法為傷員治療,這些因地制宜的白制藥品收到了良好的醫療效果。

       1935年冬,紅二十八軍手槍團在蘄春將軍山與敵人遭遇,戰斗十分激烈。一個傷員被抬了下來,由于失血過多臉色蒼白,范明掀起衣服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傷員肚子上有一條幾寸長的口子,腸子被拖在外面,還沾滿了灰塵。范叫看著傷員痛苦的神情心急如焚,在同志們的幫助下趕緊救治。她將自己炮制的阿片酊讓傷員服下,接著為他清洗傷口、做手術。手術很成功,傷員度過了危險期。20多天后,傷口愈合,這個傷員歸隊了。范明望著他遠去的身影,為自己能給紅軍增加一分力量而高興。

       范明工作盡職盡責,甚至把傷員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為寶貴。一次在飛旗山的戰斗中,范明冒著敵人的槍彈到陣地上搶救傷員。敵人一顆炮彈打來,范明頭部受傷,頓時失去了知覺。當同志們把她救下來時,她手中還緊緊抓著繃帶。

       一次遭遇襲擊,敵人見范明背的草藥包鼓鼓的,以為是錢財,拼命地追她。范明急中生智,將草藥包丟在地上。敵人見東西留下,就停住腳打開包查看,范明乘機脫身。可丟了草藥包,范明感到揪心地痛,雖然草藥可以再采,但需要花費時間啊。敵人走后,范明抱著僥幸的心理到原地尋找,沒想到居然找到了。草藥包被敵人翻了個底朝天,草藥撒得遍地都是。這些東西敵人看不中,沒要;可范明喜山望外,如獲至寶。因為有了這些草藥,就可為傷員治傷了。

       在三年游擊戰爭的極為艱難時期,范明和醫務人員在鷂落坪的深山密林里搭了20多個棚子來安置傷病員,辦起了“山林醫院”。在范明和醫務人員想方設法地救治下,一批批傷員傷愈歸隊。

       每當傷員歸隊,范明就特別欣慰。她覺得能醫治好傷員的傷,讓他們重返部隊,是自己最快樂的事,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四)女扮男裝,飽經風霜

       范明不僅為部隊的傷病員治療,也為當地的群眾治病。隨著她醫術的不斷提高,名聲也越來越大。一位老鄉的眼睛幾近失明、苦不堪言。范明為他做了手術,解除了他的痛苦,重見光明。這個老鄉感激不盡,逢人就說紅軍的女醫官是個神醫。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傳到了敵人的耳朵里去了。敵人為了抓住紅軍的女醫官,使紅軍傷員得不到救治,便一面貼山告示懸賞捉拿,一面派出便衣四處偵察伺機捕殺。范明為了掩人耳日、不被敵人發現,從1935年5月開始便女扮男裝,和隊伍主要在赤南、蘄春、太湖一帶活動。

       女扮男裝給范明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但她都想辦法一一克服。平時,她像男同志一樣剛強勇敢,凡是男同志能做的事,她都盡力去做,再艱苦的工作她都拼命地干,讓人看不出一絲女性的柔弱。一次,一個老鄉突然發現了她有女孩子戴耳環的耳朵眼,感到很疑惑。范明機智地告訴他自己家鄉有慣寶寶要穿耳朵眼當作女孩養的風俗,結果這位老鄉信以為真。

       由于當時傷員分住在各個村莊.醫護人員每天都要翻一座又一座山到一個村又一個村去治療。這樣時間一長,就容易暴露目標。敵人就派出部隊搜山,捕捉傷員和醫務人員。一次,范明等紅軍在蘄春將軍山活動時被敵人發現,敵人立即出動隊伍搜山。聽到槍聲,范明趕緊背著醫藥包沖出村子上了山。將軍山有大小山洞70多個,范明想到敵人肯定會首先搜山洞,那里不能去。她觀察到一塊伸出的大石頭下面長滿了荊棘。她不顧荊棘扎人,鉆進大石頭下面藏了起來。敵人果然挨個搜山洞,有幾個敵人還站在范明藏身的石頭上邊向山溝樹林中扔石頭邊叫喊:“快出來吧,我們不殺醫務人員!”“你出來吧,到我們這里來干,你要什么待遇就給你什么待遇,要多少大洋就給你多少大洋!”

       范明聽到后,心中罵道:“瞎了你們的狗眼,也不看看紅軍是什么樣的人!敵人在山上折騰了半天,什么也沒發現,一無所獲,只得垂頭喪氣地下山走了。1936年秋,范明隨便衣隊送3個傷員到蘄春縣仙人沖一個保長家安置。這個保長明里是為敵人做事,暗中卻在保護我們的同志。保長將傷員隱藏在他屋后高山上的一個隱秘山洞里,讓范明住在他家。他見范明是個“男”的,就讓范明和他家男孩住在一起。范明借口說他們家經常有人來,容易被敵人發現。保長就讓范明睡在他老夫妻房間。

       一天傍晚,范明護理傷員回到保長家,剛準備吃晚飯,忽然聽到有人問話。范明一聽口音不對,知道是敵人來了。她趕緊從后門跑到山上。敵人開始搜查,并審問保長的老伴,又打又罵,要她交出紅軍的醫官和傷病員來。保長的老伴被打得哭叫不止,堅持不說。敵人在山下不斷打槍,并用手電筒亂照。為了傷員的安全,范明拼命向山上山洞相反的方向跑。由于天黑看不見,范明一腳踩到了一個野豬窩上,野豬大的小的嗷嗷叫著要咬她。范明慌忙轉到一塊巖石背后躲藏。野豬還在尋找,范明繼續向山上跑,最后在半山腰的一塊大巖石邊停下休息。此時,她又餓又累實在跑不動了。敵人在山下鬧了一夜,范明只身在山上躲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敵人撤走了。范明沒有立即下山,先繞道去看傷員,看到傷員們安然無恙,范明高興得連累和餓都感覺不到了。

       下午,范明下山路過昨晚躲野豬的巖石邊時,不禁大吃一驚。原來巖石下面是深不可測的懸崖,她昨晚只要再向前邁一步就沒命了。范明在這個保長家住了半個多月,保長一點沒看出這個醫官是女扮男裝的。直到1937年8月鄂豫皖邊區實現了圍共合作抗戰,范明才恢復了本來的面目,重新現出了女兒的風采。很多同志都大吃一驚,他們驚訝地說:“沒想到范醫官原來是個‘花木蘭’!”

       抗日戰爭時期,范明在新四軍任醫務所所長,后改做政治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范明在華東軍區后勤生產部政治處、南京軍區后勤部工作。1988年,范明榮獲二級紅星勛榮譽章,1997年別世(本段內容參考了閻榮安先生《范明:紅軍中的“花木蘭”》一文)。


三、吳繼春革命一生走在前,初心不改做貢獻

       吳繼春(1915-2001),女,河南新縣人。1930年參加革命,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河南省羅山縣宣化店指揮部醫院醫務主任,新四軍二師四旅被服廠黨支部書記第三野戰軍二十五軍供應站營業股股長,南京軍事學院戰役系家委會黨支部書記,西藏軍區政治部直工部干部科科長,福州軍區真政機關工作科科長。

       吳繼春這個名字,對淮南抗日根據地四支隊大多數人來說并不陌生,因為她是紅二十八軍堅持三年游擊戰從山上走下來為數不多的女紅軍戰士。這里只敘述她在三年游中的鮮為人知的一段革命生涯

       吳繼春出生在河南新縣新集區沖天泵鄉金河村貧苦人家,生活非常貧困,經常是食不果腹,由于家境生活太艱難,兩個姐姐被迫送人家做童養媳。幾個哥哥很小就給地主家放牛、幫人種地、打長工,受苦挨餓是常事,她從小在家跟母親和兄長務農。對她打擊很大的是兩個姐姐先后被婆家折磨死,四哥因參加米廠暴動被國民黨殺害了,因而在她幼小的心靈里,常想為什么富人這么狠毒,窮人這么受苦,尤其是婦女還常受丈夫和公婆的打罵,對男女不平等想不通。1930年夏天,湖北黃安來了共產黨,為窮人謀利益,打土豪劣紳,分田地,男女平等,婦女還能得到自由。她想,共產黨啥時到我家鄉就好了,我們窮人和婦女只有參加共產黨才有出頭的日子。1930年9月紅軍解放了新集城,鄉下成立鄉農會、婦女會、少先隊和自衛軍,只有15歲的她毅然報名參加少先隊工作。

       1931年3月吳繼春帶頭報名參軍,離開家鄉到鄂豫皖紅四方面軍后方醫院第一分院當看護,從此成為一名紅軍戰士。經過培訓學習,她很快就掌握救治傷病員的外科技術,被分配到紅四方面軍總醫院第三分院當看護、看護長,又在羅山縣指揮部醫院代醫務主任,經常在前方打仗時帶擔架隊,冒著生命危險搶救負傷人員。1931年10月經秦基珍、秦基蓮二同志介紹加入了共青團,后又加入了共產黨,入黨后她更堅定的樹立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生的信念。

  1932年5月份,她在羅山宣化店指揮部醫院參加了獨立團攻打揚萬店、彭辛店等戰斗。6月蔣介石調動了30萬軍隊親自指揮對鄂豫皖蘇區進行第四次“圍剿”,妄圖一舉消滅紅四方面軍。由于張國燾極力推行王明“左”傾錯誤路線、導致第四次反“圍剿”斗爭失敗,紅四方面軍主力被迫于1932年10月撤離鄂豫皖根據地越過京漢鐵路開始戰略大轉移,后方總醫院也隨軍西征,為了照顧不能走的重傷病員,吳繼春被留在紅二十五軍后方醫院負責護理傷病員工作。主力西征后,國民黨“圍剿”更加殘酷,在根據地內實行“三光政策”,大多數醫院遭敵人破壞,不少醫務人員、傷病員慘遭敵人殺害,根據地越來越小,人力、物力、財力都很困難,當時衛生工作也處于非常艱難時期,留下的醫院多數分散隱蔽在深山野林里,缺醫少藥,條件非常差,常用茶葉水、鹽水以及草藥代替藥品給傷病員換藥,沒有糧食就用山果、野芹菜、草根、樹皮充饑。

       1933年5月,吳繼春同志調到紅二十五軍七十五師二二五團醫務所當醫務員,參加了湖北七里坪戰役,郭家河、潘家河、揚泗寨等戰役。尤其在七里坪的戰役中,仗打得很激烈,傷員很多,她不分白天、黑夜地搶救傷員。在嚴峻的斗爭形勢面前,吳繼春經常出沒在戰斗第一線,有時一人負責好幾名傷員的轉移,有時背著傷病員就走,但她從不叫苦叫累,以頑強的毅力戰勝一個又一個困難,在鄂豫皖省委的領導和廣大群眾的支援下,紅二十五軍縱橫在大別山區,不僅粉碎了敵人的“清剿”,還部分地恢復了喪失的根據地并開辟了部分新的根據地。

      1934年11月紅二十五軍根據黨中央和周恩來副主席指示精神、決定進行戰略轉移。紅二十五軍醫院也隨主力一起西征,當時吳繼春再次被留下照顧不能隨部隊走的傷病員。紅二十五軍主力走后,國民黨蔣介石對根據地紅軍進行瘋狂的“清剿”,1935年1月留下來的紅軍部隊和游擊隊重建紅二十八軍,由此展開三年游擊戰,國民黨反動派為了消滅這支新的紅軍主力,調兵遣將進行“追剿”,企圖消滅紅二十八軍。革命進入了極端艱苦的時期,在山林中的后方醫院遭襲擊和破壞,損失很大,敵人包圍攻擊我們的后方好幾個分院和醫務所,醫務人員和傷病員遭殺害。

      1935年7月,吳繼春所在的紅二十八軍后方醫院由于叛徒的出賣,國民黨突然偷襲了韭菜溝,院長林之翰和政委熊得安(女)組織同志們一面抗擊敵人,一面分散突圍,奮勇抵抗,戰斗從拂曉一直打到下午4點多,醫院20多人壯烈犧牲。政委被敵人打傷后又被剪去左耳,慘遭殺害;林院長身負重傷,他愛人朱淑良也壯烈犧牲,吳繼春隨林院長連同他4歲的幼女林光明、看護和勤雜人員共19人一同被俘。在途中林院長通過觀察得知偷襲醫院的國民黨軍隊是張學良東北軍112師部隊(當時張學良部隊一般不殺醫生和看護),林院長囑咐她不要懼怕敵人的窮兇極惡,堅決不向敵人說實話,只說家窮吃不上飯到醫院當看護,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吳繼春在受審中始終咬定自己年齡小,當看護為了有飯吃。在軍法處關了20多天,后關在黑牢里4個月,審問和拷打多次,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結果判了幾個月的徒刑,罰做苦工。不管敵人怎么嚴審,她從不向敵人屈服和妥協,敵人始終未從她嘴里得到任何有價值的口供。6個月刑滿(1936年4月)她被家人保釋出來。回到家中不久,紅二十八軍后方鄂東北道委會派便衣隊胡明同志來看她,讓她在家中做革命工作,不久又被敵人發現,她再次被捕,坐牢10天,經三次拷打審問,她始終咬定“我不知道”。后來國民黨把其他人全部槍殺了,她也被押赴刑場陪綁。后被同族的一個叔叔吳典章(聯保主任)保出來。7月民團派十幾個團丁帶槍將吳繼春搶去民團頭頭龔智富做老婆,她在婚禮上打鬧,誓死也不跟他成親,并砸傷了龔,姓龔的只好送她回家。回來后吳典章對她不放心,白天讓她在家干活,晚上關在民團炮樓里。在8月的一個夜晚,我鄂東北道委會又派胡明等同志帶便衣隊把她從炮樓里搶回部隊,安排到鄂東北道委會醫院工作。經歷了兩次被俘、坐牢,多次嚴審、拷打,又經歷了刑場陪綁,更堅定了她的革命意志,使她明白了許多道理,她決心要加倍努力工作,用實際行動報答黨和部隊的恩情。

      1936年的秋冬季,在國民黨“清剿”下,紅軍醫院的處境更加困難,部隊整天處于游擊狀態,山上呆不住就化整為零,有些醫務人員被分配到主力部隊,隨軍為傷病員醫治,有些傷病員只能就地安置,女醫務人員下山化裝成老百姓,隱蔽在群眾家里,吳繼春當時安排在一老鄉家做掩護,白天在田里干活,晚上回來給傷病員治療,由于傷病員住的比較分散,她每天都要一村又一村,一家又一家的跑著給他們治療。她最高興的事就是能醫治好傷員的傷,她總是盡職盡責不知疲倦地工作經過幾個月的精心治療和護理,先后有十多個傷病員傷愈后回到部隊或便衣隊繼續參加戰斗打擊敵人

      1937年“七七”事變后,紅二十八軍從山上走下來,東進抗日,被改編為新四軍四支隊,吳繼春在支隊醫院做醫藥工作。她全身心的投入到抗日戰爭的烽火中,并成為四支隊醫療救護工作的骨干。《新四軍衛生工作史》一書中有段專門描寫四支隊東進后第二后方醫院的記錄:“當時在第二后方醫院有吳繼春、胡開彩、彭玉蘭等,他們有豐富的戰傷醫療護理工作經驗,有深厚的階級感情,對在收治大量傷病員工作中,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埋頭苦干、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臟、全心全意醫治護理傷病員,得到傷病員的稱贊和多次受到上級的好評。

       1938年11月到1945年8月八年抗戰,吳繼春因工作需要先后調動工作多次改行多次,不論是在留守處婦女工作隊,還是在四旅被服廠任黨支部書記,從不講資格,發揚老紅軍的優良傳統作風,無條件服從組織安排,干一行學一行愛一行,她總能克服各種困難,把每項工作做好,多次受到部隊的獎勵和領導表揚。

四、張敏、王明玉的感人故事

(一) 張敏:用孩子的生命換來戰友的安全 
  女戰士張敏身邊帶著一個還在吃奶的孩子,由于缺糧斷炊、營養不良,導致張敏身體較差、缺少奶水,孩子經常餓得哇哇直哭。有一天,敵人又一次開始搜山“清剿”,孩子餓得大哭起來。隨著敵人的步步緊逼,孩子的哭聲隨時都會暴露十幾個戰友的藏身之處,那樣后果真的是不堪設想!此時的張敏來不及多想,毅然用空癟的乳頭緊緊地堵住孩子的嘴,緊緊地捂著、捂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短短的十幾分鐘,就好像幾個世紀那么漫長 
  敵人走遠了,戰友安全了,張敏卻發現孩子面色發紫、早已沒有了呼吸,張敏的心碎了……她含著淚說:“孩子,娘對不起你啊!娘實在是沒有辦法啊!”戰友們含著淚,用手扒了一個坑、準備孩子那小小的遺體掩埋起來。可是,張敏怎么也舍不得放下懷里的孩子,她就那么緊緊地抱著抱著…… 
  2016年4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到金寨縣視察時,聽到張敏的感人事跡后,十分感動、十分敬佩。當時,習總書記就關切地問,這個同志后來怎么樣了……其時,像她這樣感人肺腑、催人淚下的悲壯故事,在金寨這塊紅色的土地上還有很多、很多……下面,要說的王明玉就是其中的一個。 

(二)王明玉:用自己的生命保守傷員的秘密 
  三年游擊戰爭中,為了救治紅軍傷病員,黨組織在金剛臺組建了紅軍醫院。醫生就是婦女排里僅有的、幾個曾經做過護理工作的女同志。她們一面要堅持對敵斗爭,一面要照顧傷病員。傷病員分別住在金剛臺的蝙蝠洞、穿山洞、水簾洞等幾個紅軍洞里。當時,醫療條件十分簡陋,醫療器械只有一把普通的鑷子、一把止血鉗子、一把竹制的夾敷料的夾子。藥品僅限于少量的紅藥水、紫藥水等,到了最緊張的時候,只能撕被單當繃帶、拿被絮作藥棉。開刀就在樹陰下面的空地上,壘上幾塊石板當作手術床。手術工具更是非常簡單,開刀用的刀片是理發用的刀子或鋸木頭用的鋸子,注射用注射器是用傘骨做的,鑷子是自己用竹子做的。當時像阿司匹林這樣的藥品非常緊缺,只能留給重傷員用,一般傷員就用茶水或鹽水洗傷口,再敷上綠青苔,或者把南瓜瓤搗碎后作為敷料敷在傷口上。 
  王明玉就是在這種艱苦條件下成長起來的紅軍女戰士、女護士。一年冬天,王明玉所在的一路游擊師在登上一座山頂時,突然遭到幾倍于我的敵人包圍,全師面臨著覆滅的危險。戰士們又餓又累,倒在雪地里一動也不能動了,眼看著不是凍死、餓死,就是被敵人打死……怎么辦?師長決定尋找機會,下山向東突圍。王明玉拖著極度疲憊的身體,把昏睡中的同志一個個叫醒,艱難地向山下摸去。說是摸,其實就是滾、就是爬。到了半山腰,天亮了,當他們突圍到山中間的一個村子時,敵人又追了上來。王明玉懇求師長帶領能走動的同志轉移,自己帶著不能走動的同志就近隱蔽。王明玉拖著弱小的身軀,跌倒了、又爬起來,再跌倒、再爬起來,就這樣硬是將20多位不能走動的同志一個個地背到樹林深處隱藏起來。

  當她回到村子里去取藥箱時,不幸落入敵人的魔掌。敵人看她背著藥箱,知道她是名紅軍醫生,便嚴刑拷打她,逼她說出傷病員的下落。但是,她卻咬緊牙關、什么也不說。敵人沒有辦法,就用更加毒辣的手段,將王明玉推倒在雪地里,用皮鞭狠狠地抽打,一鞭、兩鞭、三鞭……王明玉身上單薄的破衣服,一會兒就被打成了碎片,鮮血隨著敵人的鞭子,落在雪地上,染紅了一大片。 眼看硬的不行,敵人又用糖衣炮彈來誘惑她。但是無論怎樣,王明玉始終不為所動。殘忍的敵人要將她活埋……在生死關頭,王明玉毫不畏懼、毅然決然地理了理凌亂的頭發、扯了扯被打得稀爛的衣服,高喊著“共產黨萬歲!”“紅軍萬歲!”然后昂首闊步、縱身跳進了坑里……為了革命,為了人民,為了戰友,王明玉獻出了年僅19歲的生命。 
  王明玉,這位紅軍醫院的好護士、紅軍隊伍的好戰士、黨和人民的好女兒犧牲后,有人為她寫了一首詩:

 心靈手巧一枝花,

 一顆紅心為大家。

                                                         火線舍身救戰友,

                                                         置死于外人人夸。 
    以張敏、王明玉為代表的金剛臺婦女排的女紅軍戰士,就是這樣用自己的犧牲保護戰友的安全,用大無畏的精神同敵人展開艱苦卓絕的斗爭。正是由于千千萬萬個張敏、千千萬萬個王明玉前仆后繼、不懈追求,中國人民最終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國,廣大人民群眾最終過上了幸福美好的新生活。本文原載《黨史縱覽》2017年第1期,這里略有改動

                                                                                   點擊這里瀏覽下篇



作者(收集整理者):胡遵遠

通訊地址:安徽省金寨縣江店新城區燕子河路、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郵 編: 237300   


電 話:0564---7068775  13966259929    

信 箱:[email protected] 

 

胡遵遠簡介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六安市黨史教育宣講團成員、政協委員、作協會員,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黨組書記、局長,金寨縣紅軍歷史研究會、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副會長,金寨縣政協委員、常委、社會法制和文史委員會主任。先后被相關部門授予“全省文化體制改革工作先進個人”“全省廣播電影電視系統先進個人”“全市服務工業發展先進個人”“六安市優秀政協委員”“六安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等稱號。



胡遵遠長期從事黨史軍史研究和新聞宣傳工作,先后在各級各類媒體發表新聞論文、文章1000余(篇)條。近年,有500余篇紀實文學作品在全國各級各類100多家網站、微信公眾號和《解放軍報》《人民政協報》《南方日報》《中華魂》《百年潮》《軍事史林》《國防參考》《中國人才》《中國檔案》《中國老年》《中國扶貧》《中國老區建設》《大江南北》《鐵軍》《世紀風采》《人物傳記》《文化月刊》《江淮文史》《黨史縱覽》等60多種公開發行的報刊上發表。主編了《中國共產黨金寨縣歷史(1949--1978)》《金寨縣志(1049--2007)》《紅色金寨概覽》《八月桂花遍地開(金寨紅色文化系列叢書)》等書籍。《中國國防報》《廉政瞭望》《鐵軍》《知識--力量》等報刊和幾十家網站均對胡遵遠作過專門的報道。



返回頂部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服務熱線:0564-2703999

二維碼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并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