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會員登陸|會員注冊

記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的英雄壯舉(之十七)

發布日期:2017-06-25  瀏覽次數:773  文章來源:記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的英雄壯舉(之十七)

縱橫馳江淮間  逐鹿中原在前

    ----記劉鄧大軍千里挺進

   大別山的英雄壯舉(之十七

     【開篇的話】2017年,是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的70周年。

      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指的是,1947年劉鄧大軍率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強渡黃河取勝后,揭開了戰略進攻的序幕,8月7日,劉鄧大軍揮師東進,開始了千里躍進大別山的偉大壯舉這一歷史事件。

      大別山雄峙于鄂、豫、皖三省交界處,是敵人戰略上最敏感而又最薄弱的地區。劉鄧野戰軍兵分3路,先敵越過隴海路,以連續急行軍向大別山挺進。蔣介石錯誤地判斷,認為人民解放軍是北渡不成而被迫“南竄”,遂以20個旅分路尾追,另以4個旅在平漢路側擊,企圖殲滅解放軍于黃泛區。那里遍地淤泥,沒有道路,劉鄧野戰軍冒著敵人飛機的轟炸頑強奮進,于8月17日越過寬達30多里的黃泛區。接著,又渡過渦河、沙河、洪河,甩掉國民黨軍的尾追。敵人恍然大悟,急令1個整編師和1個旅沿平漢路南下,到汝河布防,企圖阻攔劉鄧野戰軍。劉鄧野戰軍炸毀、埋藏了重裝備繼續前進,23日下午,中路先頭部隊在敵人狂轟掃射下,在汝河上架起浮橋。當夜,主力開始渡河,并突破敵人河防陣地,掩護中原局和野戰軍指揮部,勝利地闖過險關。8月28日,解放軍全部渡過淮河,進入大別山區,立即組織部隊實施戰略展開。此時,國民黨軍20多個旅已先后渡過淮河,擺出與解放軍決戰的架勢。劉鄧野戰軍采取避強擊弱的戰法,集中一部兵力,于9月間連續出擊商城、光山地區守軍,將國民黨軍機動兵力大部吸引到大別山北麓,保障了進入豫東南、皖西、鄂皖、鄂東地區部隊的迅速展開和建黨、建政工作的進行。至9月30日,先后解放縣城24座,并在17個縣建立了民主政權,依托山區安置了后方,勝利完成了大別山區的戰略展開,開辟了大別山根據地。

      為了隆重紀念這一英雄壯舉,再現歷史真貌、汲取營養成份,傳承紅色基因、促進社會發展,本人搜集整理了一有關“劉鄧大軍千里進大別山”的史和文章(能夠查找到原作者的、均予以注明,少數無法查證的、敬請諒解),現呈送給讀者,供大家學習、交流、研究、傳承。

    

第十七篇:

鄧小平----兩招危局  軍紀嚴生威

 

      1947年,在劉鄧率部躍進大別山時,毛澤東曾對劉鄧大軍的前途作過三種估計:一是付出了代價站不住腳,準備回來;二是付出了代價站不住腳,在周圍堅持斗爭、打游擊;三是付出了代價,站穩了腳。他特別提醒劉鄧,要從最困難方面著想,堅決勇敢地戰勝一切困難,爭取最后的勝利。

      躍進大別山后,鄧小平根據遇到的一些實際困難和問題,在向中央軍委的報告中提出了兩條打算:一是多打勝仗,“如果我們不在半年內殲滅10個旅以上的敵人,就無法使得群眾相信我們不會再走而敢于起來斗爭”,這一條通過10萬將士的拼死奮斗,很快做到了;二是嚴守群眾紀律,“這是樹立良好影響,使群眾敢于接近(我軍)的先決條件”、“一切為了在大別山站住腳!”為了落實這一條,劉鄧首長親自給躍進大別山的部隊“約法三章”:槍打老百姓者,槍斃;掠奪民財者,槍斃;強奸婦女者,槍斃。鄧小平還親自部署成立執法小組,嚴厲懲處違反紀律者。下面,就給大家講幾個至今仍然廣為流傳、很有影響的幾個小故事。



一、含淚槍斃趙連長

 

      當時影響最大的一件事,就是鄧小平直接下令槍斃一個

違紀的老八路。

      這個老八路名叫趙桂良,是野戰軍總部警衛團三連的副連長,他的渾身傷疤表明他是在抗日戰爭中屢立大功的功臣。那天,他到一個名叫總路嘴的鎮上買東西,見店里沒人,沒人收錢,就拿了一匹花布和一捆粉條,腋下還夾了一刀白紙和幾支毛筆回連隊了。據直接調查此事的總部保衛科科長張立軒向鄧小平報告,趙桂良拿的東西沒有一件是給他自己的:他拿花布是為了給連里最小的戰士牛原平做棉衣,牛原平身材瘦小,禁不住凍;拿的紙和筆是要給連里出板報;拿粉條是要給喜歡吃燉粉條的一位首長改善一下生活……鄧小平聽后,長嘆一聲:“我們有過規定:搶劫民財者,槍斃!”“問題既然已經發生了,只好從我們身邊開刀了,張立軒同志,通知部隊,下午召開公判大會,另外派一部分同志上山,動員群眾下山參加。”

      劉伯承也知道,這是一個很不錯的副連長,懂得關心戰士,打擺子還替戰士站崗,打起仗來特別勇敢。劉伯承以痛苦得有些顫抖的語調囑咐保衛科科長:“你對他講,對他的處決,我和鄧政委都很沉痛。”“我劉伯承說了,希望他能理解,老百姓不是命里注定要跟我們走的,如果         我們的紀律搞不好,老百姓為什么不可以跟別人走呢?”

      這天下午,審判大會在總路嘴鎮樊家榨塆前的平場上舉行。會場的一側坐著部隊,整齊肅穆。會場的另一側坐著群眾,寂靜無聲。野戰軍組織部部長陳鶴橋宣布公審大會開始。參謀長李達宣讀了對趙桂良處決的命令,他沉痛的語氣更增添了大會的沉重氣氛。跑到山里躲避大軍、剛剛趕回來參加大會的店鋪老板跑到會場臺前,拍著臺板大哭:“早知道大軍的紀律這么嚴,說什么我也不往山上跑。如果家里有人,也不會發生這事啊!請刀下留情,刀下留情啊!”野戰軍政治部副主任張際春的手被顫巍巍跑上臺的一位老媽媽拉住:“首長啊!我也鬧過紅,當過交通。我知道紅軍的紀律。可……可拿了幾把子粉條和幾丈花布也算不了啥,你們千萬、千萬莫槍斃他呀!……我、我求你啦,首長!求你啦……”老媽媽“撲通”一聲跪在臺上。張際春連忙扶起老媽媽,掏出手巾替老人擦淚。

      面對群眾赤誠而悲烈的情緒,面對眼前慈母般的紅軍媽媽的一再哀求,被人們稱為“政委媽媽”的張際春再也無法自制,再一次去請示劉伯承和鄧小平。鄧小平說:“那位媽媽的話是肺腑之言,大家理解,我也理解。但我這樣想,我們終究不能‘葉公好龍’啊!事情雖小,但軍紀如山啊!一個沒有紀律的軍隊是打不了勝仗的。特別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我軍的紀律更應該是鐵是鋼,而不能是豆腐渣,不能夠一碰就碎!所以,我的意見,還是要……堅決執行紀律!”他握起劉伯承的手,再次征求這個老搭檔的意見,他發現劉伯承的手冷得像冰......只見劉伯承點點頭,淚水潸然落下。

       公判場上的槍聲響了!鄧小平使勁地控制住自己的淚水,說:“如果趙桂良同志的死能夠喚起10萬大軍,能夠激發全軍斗志,有利于我們建立起鞏固的大別山根據地,那么他會安息的”,“還要通知地方政府,按烈士軍屬待遇照顧他的家庭。趙桂良同志犯了錯誤,我們沒有教育好,對不起生他養他盼望他的老媽媽……”警衛三連的官兵們捐出自己為數不多的積蓄,買了口厚棺材,安葬了他們的副連長。總路嘴鎮里上了年紀的居民至今還記得70年前的那次公判大會,記得那鮮血染紅了的劉鄧大軍鐵的紀律!



二、派人送回兩“光洋”

 

      劉鄧首長在親自抓紀律、搞整頓的同時,還處處以身作則,帶頭執行自己親自制定的群眾紀律。

      1947年10月21日,劉鄧首長率部來到湖北浠縣三角山的半山腰,部隊休息時,警衛員康理找了個向陽背風的旮旯兒,鋪上干草,扶劉伯承坐下。劉伯承突然聽見自己的衣襟里發出“叮叮當當”的金屬碰撞聲。仔細一摸,有兩塊銀元被縫在他前襟的補丁里。劉伯承撕開補丁:“我劉伯承真是老眼昏花嘍。這一定是房東大娘給補進去的。糟糕糟糕!”

      警衛員康理也想起來了。劉鄧住在山腳下張家榜的一戶老鄉家里。早上,劉伯承正在俯案研究地圖,房東老大爺泡了一壺茶端上來,誰知水裝得太滿,不小心灑在了地圖上。房東見闖了禍,慌忙用袖子擦地圖,結果又把紫砂茶壺碰到地上摔碎了。“不要緊,不要緊。這叫歲(碎)歲平安嘛。”劉伯承一邊彎腰收拾茶壺碎片,一邊說著當地的吉利話,又掏出兩塊銀元:“你是為照顧我們摔碎了自家的東西,應該由我們賠償。”房東說什么也不肯收。劉伯承就把錢塞進他的衣袋里:“損壞東西要賠償,這是我們的紀律。你要是不收下,我心里會不安的。”房東沒了主意,趕忙回屋去找老伴。康理在院子里聽見房東大娘罵她老頭:“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東西是你自己摔壞的,能讓人家賠嗎?再說,還收人家兩塊銀元,你那把破壺能值那么多錢嗎?”過了一會兒,房東大娘又端上兩碗茶水,遞給劉伯承和鄧小平。她發現劉伯承的衣襟上破了個大口子,嘆道:“你們這些當兵打仗的人吶,就像薛平貴,衣裳破了都沒人縫補。快脫下來,我幫你補補。”劉伯承難卻大娘的好意,就把軍裝交給了大娘,沒想卻讓她移花接木了……

      劉伯承掂著兩塊亮光閃閃的光洋說“這倒成了難題了。錢是一定要還的,可是已經上了半山,我再回去,你們肯定不同意。那么,只好麻煩哪位辛苦一趟了。”警衛員們都爭著要去。于是,劉伯承就選了一個身強體壯的,把銀元放在他的手中:“那就請你代勞了。記住,務必送到!”直到送銀元的同志回來報告說銀元已經送到了老大娘手中,劉伯承才放下心來。

 


      三、要珍群眾的金絲毛毯

 


 



      劉伯承對大別山人民十分關心和體貼。一次,一個飼養員到一個村莊去買稻草,村莊沒有人,劉伯承就叫飼養員把錢放在群眾家的神臺上。這個飼養員是個北方人,不會捆那些七長八短的稻草,背起來,一路上不斷地丟撒,劉伯承就跟在后面拾。他對飼養員說:“稻草也是農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用處可大了。你們北方人不知道,山里人住房要靠它蓋,耕牛要靠它喂,床上要靠它鋪。農民用稻草鋪床,都叫作‘金絲毛毯’,說明農民是很珍惜稻草的,丟了多可惜呀!”劉伯承的一席話,深深地感動了飼養員,他也跟著劉伯承一起將一根一根丟撒在地上的稻草拾起來,重新捆好,并且深情地說:“我一定要記住司令員的話,愛惜稻草,不隨便丟撒。” 



四、要堅決找回大爺的   

      一天晚上,鄧小平和李達參謀長在金寨下樓房與漆店區委書記江川一起研究土地改革問題,一位姓漆的老人來告狀,說他的耕牛被解放軍牽走了。房東吳大娘說:“你胡講什么,這里住的是人民軍隊,就是當年的紅軍,他們怎么會你的耕牛呢?”這時,鄧小平剛好從屋里出來,問吳大娘發生了什么事。吳大娘就向鄧小平說了漆老頭找耕牛的事。鄧小平便詳細地詢問了他丟失耕牛的情況,并且說:“真是解放軍牽了你的牛,他一定會還給你的。”鄧小平心想,這肯定是一場誤會。于是,就叫江川和區武裝工作隊好好查查堅決找回大爺的耕牛

      第二天中午,江川報告說,前天夜晚,二縱十三團在黑河村和搶劫老百姓財物的土匪打了一仗,耕牛是土匪搶去、又被十三團同志搶回來的,因為當時不知道耕牛是誰家的,所以就放在十三團養著,他們準備開個群眾會,讓群眾來認領。鄧小平聽了,高興地說:“十三團考慮得很好,要讓他們在群眾會上好好宣傳一下人民軍隊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歡迎人民群眾監督人民軍隊。”

      天早上,漆老頭提了一籃糍巴和一袋紅芋來見鄧小平,連聲說:“我是來請罪的,你們軍隊這么關心老百姓,我卻冤枉說你們軍隊牽了我的牛……”鄧小平說:“一點誤會,沒有關系,你丟了耕牛向我們報告,說明你老人家相信我們。”漆老頭一定要鄧小平收下糍巴、紅芋。鄧小平說:“我們有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請你老人家理解我們。”漆老頭說:“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們窮人,你們不是說軍民一家嗎?”鄧小平看一時難以說服他,又見他滿臉慚愧之情,便說:“我們可以收下你的東西,但必須付錢。”他叫警衛員拿一塊銀元給漆老頭。漆老頭說:“長官,你嚇死我了!這點東西最多值幾十文錢,你卻給我這么多錢,我怎么也不能收啊?”鄧小平說:“軍民一家,就算是我們互贈的禮物吧。”


 

             五、絕不能收大娘的雞蛋

 

       1947年秋,劉鄧大軍的司令部一度駐扎在金寨縣沙河下樓房。住在鄧小平隔壁的吳大娘看到鄧小平天天和大家一樣吃著稀飯和青菜,心里很過意不去,于是,便把準備留給女兒坐月子吃的一籃雞蛋煮熟,叫警衛員拿過去給鄧小平吃。鄧小平說:“這怎么行?”說罷,便叫警衛員送一塊銀元給吳大娘。

      吳大娘很生氣地對警衛員說:“我要是急著用錢的話,雞蛋不早就賣了?”她堅決不收。鄧小平說:“那就把雞蛋再送給吳大娘。”吳大娘更生氣了!她對警衛員說:“跟你們首長說,我兒子也是紅軍,你們住在這里,就是住在自己家里,難道吃幾個雞蛋還要給錢?你把雞蛋拿回去,哪個首長說不要,就叫他自己給我送來,我跟他說說理!”警衛員只得把雞蛋又拿了回來。鄧小平提著那籃雞蛋來到吳大娘房里,對吳大娘說:“大娘,你關心我們,我們領情了。但是,革命軍人吃老百姓的東西是要給錢的,這是紀律。聽說你兒子也是紅軍,他吃了老百姓的東西也一樣要付錢呀!”吳大娘說:“你們的政策我懂,但是,這和別人家的東西不一樣。你們住在紅軍家里,吃自家的東西,不算違反紀律!”說著,硬是把雞蛋提到鄧小平的房里,轉身就走了。

      這時劉伯承剛好進來了,聽鄧小平說了吳大娘送雞蛋不收錢的事,也很為難,他想了想:“還是老辦法,我們臨走時,把錢留在她家神臺上!”鄧小平說:“好!”

   

 作者(搜集整理者) 胡遵遠 安徽省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黨組書記 、局長(通訊地址:安徽省金寨縣江店新城區、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郵編  237300  電話0564---7068775  13966259929  信箱 [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18905643159 )

 

     胡遵遠,曾任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法制辦公室主任、地方志辦公室主任,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縣廣播電視臺臺長。先后被授予“全市服務工業發展先進個人”“全省文化體制改革工作先進個人”、“全省廣播電影電視系統先進個人”“六安市優秀政協委員”、“六安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光榮稱號。


       胡遵遠長期從事新聞報道和文字工作,先后在各級各類媒體上發表新聞報道、理論文章1000余(篇)條。近兩年,開始從事紀實文學寫作,至今已有一大批紀實作品在全國各級各類100家網站、微信公眾號和《中華魂》、《百年潮》、《中國老區建設》、《軍事參考》、《人物傳記》、《大江南北》、《鐵軍》《黨史博覽》、《世紀風采》60多種公開發行的報刊上發表。被相關單位授予“全國最具影響力作家(全國共50名)”“最具人氣獎作家”和“當代知名作家(全國共55名 )”稱號多次“全國文學創作大賽”中獲一等獎。



 


    





返回頂部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服務熱線:0564-2703999

二維碼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并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