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會員登陸|會員注冊

紅色家風萬代傳 ----金寨籍老紅軍老將軍的30個紅色家風故事(第八篇 言傳身教)

發布日期:2017-06-15  瀏覽次數:994  文章來源:

紅色家風萬代傳

----金寨籍老紅軍老將軍的30個紅色家風故事

 

  (第八篇 言傳身教)

      目前,一場以“做好家教、樹好家風、建好家庭”為主題的家風建設活動正在全國各地深入開展。紅色家風,是一種特殊的家風,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老黨員、老干部所建立和倡導的家風,是向上、向好、向善的家庭風氣、風格與風尚。傳承紅色家風,可以正作風、塑政風、興黨風、帶民風。如果丟掉了紅色家風,沾染了不良家風,就很有可能會像徐向前元帥所說的那樣:“千百萬人的流血犧牲就會付之東流 。”

      因而,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各級領導干部要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繼承和弘揚革命前輩的紅色家風,向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先驅者、老紅軍、老將軍學習,做家風建設的表率,把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落到實處。

      安徽省金寨縣是中國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軍隊的重要發源地,是中國工農紅軍第一縣、全國第二將軍縣。革命戰爭年代,先后有10萬多英雄兒女參軍征戰,絕大多數血灑疆場、為國捐軀。在這塊紅色的土地上,一共走出了59位開國將軍,他們不僅在那戰火紛飛的年代出生入死、南征北戰,為中華民族的獨立、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立下汗馬功勞、建立不朽功勛,而且在新中國成立后,依然初心不改、繼續前行,嚴格要求自己、始終艱苦奮斗,為祖國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為人民兢兢業業、殫精竭慮,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全部獻給了黨、獻給了人民,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身體力行教育和影響子孫后代,使其“永遠聽黨話、始終跟黨走”,建立了極好的家風、家訓、家規,留下了很多膾炙人口、感人至深的紅色家風故事。非常值得我們黨員干部學習、借鑒、傳承、弘揚。

 

     故事24:“三讓”將軍徐立清的故事


      金寨籍將軍徐立清的一生,淡泊名利、顧全大局,他讓級別、讓軍銜、讓職位,他的高風亮節受到了廣大干部群眾的一致稱贊,被人們譽為“三讓將軍”、“人生楷模”,毛主席稱他是“我黨我軍的好同志、好干部”。

 

       主動讓級別

 

1952 年,全軍干部定級,徐立清主持這項工作。早在建國前,徐立清已擔任大兵團政委,按規定應是正兵團級。當時,有關部門上報中央軍委的報告上寫的是“徐立清正兵團級”,他看到后將“正兵團級”改為“副兵團級”,并專門向總干部部寫了報告,這是徐立清的“第一讓”——“讓級”。

         

            堅持讓軍銜

 

      1955 1月,中央軍委發布《關于評定軍銜工作的指示》,對軍銜評定工作給予了政策性的規定。在羅榮桓的直接領導下,徐立清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主持這項工作。他始終牢記毛主席提出的“照顧方方面面、不搞山頭主義、一碗水端平”的要求,在總干部部對全軍師以上干部,特別是對 1000 多名高級干部授予將官軍銜的工作中,他經常工作到深夜。有時,秘書在沙發上睡著了,一覺醒來天已放亮,徐立清還在伏案工作。

      徐立清本人,按照軍委規定的條件,他是完全符合授予上將軍銜的。當他看到授予上將軍銜人員名單中有他的名字時,他將自己的名字悄悄“下調”到中將行列。名單到了羅榮桓部長手里后,他親自找徐立清談話,既有關切又有批評:“這是中央軍委定的,正兵團職的一般都授上將,你的名字怎么能隨便劃了呢?”之后,徐立清又給中央軍委和羅榮桓部長寫信,要求不要授予他上將軍銜,并列舉了種種理由:

此后包括羅榮桓、彭德懷、周恩來在內的很多領導和同志都來勸說、反復做工作,但是,徐立清始終堅持自己的觀點。1955 927日下午,授銜儀式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主動讓銜的徐立清排在中將之首,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后來,在一次全軍的高級干部會議上,毛澤東談到徐立清時,一連用了兩個好字:“徐立清是我黨我軍的好同志,好干部”。

           

       再三讓職位

 

      195010月,徐立清剛到軍委總部工作時,剛滿40歲,身材勻稱,頭發濃密烏黑。但是,在我軍干部授銜評定工作基本完成以后,剛剛45歲的徐立清累倒了,心臟病復發,身體明顯消瘦,頭發也花白了,有幾次暈倒在工作崗位上,這一病就是五年。

       因此,從 1955 年下半年開始,徐立清不得不住院治療,并主動要求總干部部的任免工作由宋任窮副部長兼管。羅榮桓部長在向毛主席匯報工作時,談到了徐立清的工作態度。毛主席說:評銜工作很辛苦,管評銜工作的同志更辛苦。徐立清我是了解的,工作勤奮,沒有名利思想,他的作風很值得同志們去學習。

       1955年冬天,徐立清病情加重,連文件都不能看了,只能靠秘書給他讀文件的要點。這時,徐立清為自己有病不能堅持工作而深感不安。一天,徐立清對去醫院看望他的賴傳珠副部長誠懇地說:“請轉告羅榮桓部長,我的身體狀況很差,短時間內不能工作,建議總干部部物色一位年輕的同志接替我的工作。”當羅榮桓部長專程到醫院看望他時,徐立清再次當面提出找人接替工作的想法。羅榮桓對他說:現在安心養病更重要,工作上不要過多考慮。此后,在醫院的病榻上,徐立清親自給中央軍委寫信,請求“讓位”。軍委對徐立清的建議非常重視,進行了研究。經研究,軍委領導一致認為,徐立清還很年輕,應抓緊時間治病,等病好了再繼續工作,最后結論是:“放放再說。”

徐立清的建議沒有得到批準,他的思想包袱越來越重。當他病情稍有好轉時,又直接給彭德懷、羅榮桓元帥寫信,請求提前退出現役轉業地方,或到省軍區任個副職,做點力所能及的兵役或群眾工作。幾天后,羅榮桓部長正式通知徐立清:你提出退出現役的請求,軍委和總部沒有采納,等病好了繼續履行總干部部副部長職責。

      

    故事25:于俠將軍說,是我的孫女就得比別人更能吃苦!


     于俠將軍的孫女李蕓曾經寫到:“爺爺是個老紅軍,奶奶也是個當過兵的人。在他們的教導下,我的全家都是軍人。”她1997年高中畢業后就去北海艦隊當了兵。

     將軍對她說,“你是咱家第四代的軍人了,能參軍就是好樣的。你爸爸、叔叔們當年參軍去的是海南島,你姑姑參軍在東北,都能經受住酷暑嚴寒的考驗;你是我的孫女,就得比別人更能吃苦,這是我對你的希望。”爸爸也囑咐李蕓:“咱們是老紅軍、老將軍的后代,臟活、累活咱都得站出來,干到前頭!”

      于俠過生日的時候,李蕓回到家里給爺爺敬了個軍禮,于俠特別高興。拉著她坐在沙發上,問起新兵連的生活、訓練等情況。突然,將軍指著孫女臉上的凍瘡,問是怎么回事?本來李蕓不想講這凍瘡的事,怕家里人擔心。但既然將軍爺爺問起了,她只好“坦白”了。

      新兵連的這些女兵們,在家多是嬌生慣養,沒干過什么體力活兒,一到搞衛生啥的,又怕干、又不會干。天氣特別冷,下了一場大雪,雪很厚。連隊就組織掃雪,可是沒有幾個人出來。最后,干著干著,只剩下她一個人堅持到最后了。由于天氣寒冷,她臉上就凍出凍瘡來。

將軍聽著,仔細地看著孫女的臉,輕輕地撫摸著,暗暗心疼著,但眼光里更多的是贊許和鼓勵。于俠還逗著孫女說,“要獎勵嘛?吃個糖吧!”

 

   故事26:于俠將軍要求,不論掉在桌子上的是米粒還是菜,都要撿起來吃掉!

 

      于俠將軍的大兒子李新說,將軍吃飯時,會把桌子擦得很干凈。不管是誰,不論掉在桌子上的是米粒還是菜,都要撿起來吃掉,否則不允許再去吃飯。“他一生都穿軍裝。在家里,他聽到有水滴聲就會去關上水龍頭,也不會讓沒人的屋里亮著燈。”“我們從小就是在這種環境中成長的,我們家最恨的就是貪污和浪費。”

    

故事27胡繼成將軍的夫人到老還是個副處級

 

       胡繼成,金寨古碑人,歷任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六八八團副營長,六八九團參謀長,冀魯豫支隊第五大隊大隊長,新四軍第三師八旅二十四團團長、旅參謀長,山東濱海軍區司令部參謀處處長,新四軍第三師八旅副旅長,東北民主聯軍第二縱隊四師副師長,第四十二軍副軍長、軍長,廣州軍區副參謀長,成都軍區副司令員兼四川省軍區司令員,成都軍區副政治委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文革”中,老師和學生都去“鬧革命”、“大串聯”了,學校里空無一人,朗朗的讀書聲被震天的口號聲和鑼鼓聲所淹沒;宣傳欄里的表揚信、大紅花,也被鋪天蓋地的大字報所取代。為了保護孩子不參與社會運動,曾任成都軍區副司令員的胡繼成將軍帶著兒女到了廣東老部隊,他讓孩子們參加社會實踐,除三兒子參軍外,大兒子向東、二兒子建軍、小兒子曉軍都去了部隊農場。他們和戰士們一起吃住,和戰士們一起勞動,他們在這里學會了收割水稻,學會了育秧種菜,還學會了開拖拉機;兩個女兒----玲玲和胡凱也在部隊里得到了健康成長!

     為了培養兒女自己成長的本領,他沒有利用職權和關系安排子女到部隊機關工作,而是將他們一個個送進軍營,到最艱苦、最偏遠的基層部隊去。他們的子女都扛過槍、打過炮;修過坑道、挖過戰壕;駐過海島、守過鐵路;扛過水泥、挑過大糞、傷過腿、扭過腰。

      19596月,惠陽發生特大洪水。因為洪水來得太突然,胡繼成奉命指揮部隊去抗擊洪水,出發時他連家都沒有回。當時大兒子和二兒子都在外地上中學,夫人鳴燕一人在家帶著4個孩子,最大的10歲、最小的3歲。洪水漫進家門,地上的鞋子都浮起來了,鳴燕抱起正在床上玩耍的小女兒胡凱,牽著5歲的女兒玲玲,對另外兩個兒子——進軍和曉軍大呼:“孩子們,快跟媽媽跑啊!洪水來了!”當她把4個孩子帶到營區的高地時,只間隔了不到10分鐘,住家的那座平房就被洪水淹得只剩下房頂了,家里所有的物品一件也沒有搶出來。

      剛脫離危險、身為惠陽縣縣委組織部部長的鳴燕,就將孩子交給保姆,自己立即投入到抗擊洪水的戰斗之中。她白天在齊腰深的水中組織救災,晚上抽空回來看看孩子。孩子們住在山頂軍部的招待所,吃的都是戰士們節省下來的干糧。

      胡繼成將軍的夫人鳴燕抗戰時期參加革命,是一名有文化的“老八路”,由于胡繼成的工作頻繁調動,她職務升遷受到了影響。解放戰爭時就擔任副團級職務的她,解放后轉業到地方工作,先任廣東省惠陽縣(今惠州市)組織部部長,后調任廣州中山醫學院大內科任總支書記。胡繼成調成都軍區后,她又跟隨調到四川。當部隊領導要為鳴燕調整到機關好崗位工作時,胡繼成說:“我要是帶頭為家里人謀職位,   那我在部隊和地方上還有什么威信?領導干部的言行舉止就是部隊作風的風向標,我們不能帶壞風氣啊!”

     他經常對家人說:“思想正,作風正,心正行正;私欲多,雜念多,貪多失多。我們共勉吧!”就這樣,鳴燕被安排在成都市機關招待所工作,直到退休還是個副處級。

 

故事28:胡繼成將軍帶頭吃“牛皮菜”

 

      胡繼成將軍對孩子言語不多,但要求孩子們做到的,自己首先帶頭做。胡繼成任廣州軍軍參謀長時,廣州的氣候潮濕、火熱,很利于荒草生長,幾場雨一下,他家的院子小草長得特別多,他就經常帶著孩子親自拔,從不要求士兵幫忙干。這種草很頑固,根須特別多,只要根挖不出來,它就會不停地長出新草來。每次家里六個孩子齊上陣。他們用稚嫩的小手,或用小棍,或用小鏟,努力地掘著土,把草根一顆顆地挖出來。天上太陽曬,不怕;地上螞蟻咬,不吭,直干得汗流浹背,也沒有一人臨陣脫逃。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困難時期,他的家因人口多,生活也較為困難,經常吃粗糧。為了解決菜的問題,他帶著孩子們在院子里挖地,種上牛皮菜。那時候,整棵菜只是用水煮一煮就端上了桌,吃起來沒鹽沒味,又粗又澀,確實很難吃。吃飯時,孩子們總要偷偷地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嘴里嚼著就是不往下咽。胡繼成就夾一筷子菜放到嘴里,故意大口大口地嚼,一邊嚼還一邊說:“這菜很好吃,比起我們當年吃草根、樹皮好多了。你們是紅軍的后代,可不要忘本啊!”看到孩子們皺著眉頭吞菜的樣子,他也很心痛,可國家有難,老百姓的孩子都在吃糧咽菜,自己的孩子為什么不能呢?

 

   故事29:老紅軍李開文“兩不”故事

 

     李開文,金寨槐樹灣人,歷任紅四方面軍三十一軍后勤部炊事員,長征中任擔架隊長、炊事班長,1937年被選調到中央任炊事班長、特灶班長,在毛澤東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身邊工作了11年,1949年冬回到金寨縣古碑區糧站工作,1958年退休。


     毛主席的炊事員----李開文,革命信念堅定,對黨的事業忠誠,為人忠厚老實,做得一手好飯,工作非常認真。長征途中,在紅30軍后勤部當炊事員的李開文在雪山草地寒冷潮濕的情況下,用身體把濕草焐干,保證及時引火做飯。他不怕苦、不怕累和高度負責的精神得到了廣大指戰員的一致好評。

     1949年,他跟隨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長一同進入北京城。進城后,他被組織上安排到中央機關干部文化學校學習。

 

    不去天津回家鄉

1949年7月,李開文從干部學校畢業了,他高高興興地回到中央群工部,要求給自己分配工作。

群工部部長李維漢和李開文是老熟人了,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李開文同志,組織上考慮你過去吃了太多的苦,現在就給你安排一個‘甜’的工作。決定派你去天津,當糖廠副廠長。” 

李開文一聽,嚇了一跳,忙問:“天津糖廠的干部群眾很多吧?”李維漢說:“不會少于一千人吧!”

李開文直搖手:“不行,不行!這么多人,夠得上一個團的編制了。這么大個廠啊,我哪有本事管好這么大的一個攤子呀!不行,不行!”

他接著要求:“李部長,我不想去天津,也當不了那個副廠長,你還是讓我回大別山老家吧!”  

“回老家?”李維漢有些意外。  

李開文沒有拐彎抹角,直率地說:“解放大軍打到江南了,我的家鄉早解放了,我要回去工作;再說,老婆兒子還在家里等著我呢!”

李維漢知道李開文為人老實,不講假話,但脾氣倔。既然他決心已下,自己也不便再勸,就安排工作人員把李開文的組織關系先轉到華東軍區,再請他們把他的檔案轉到安徽。

 

      不當縣長當站長

     李開文的組織關系從華東軍區轉到了安徽,安徽有關部門領導試探著問:“李開文同志,您想從事什么樣工作呀?”

李開文說:“服從分配,干什么工作都行。”

     “那您就回金寨縣去當個副縣長,怎么樣呀?”

      李開文一聽,又是吃驚不小。心想:叫我去天津糖廠當副廠長,我已經感到一千多人太多,現在讓我回家鄉當副縣長,一個縣少說也有二、三十萬人,我哪有這個本事去領導呀?

      于是,他的手像蒲扇般地搖起來,說:“不行,不行,這當官的事我干不了……”

      領導見李開文態度堅決,不像開玩笑,十分為難,說道:“您先住下來,再想想,考慮一下,過兩天我們再落實這件事?”

      最后,李開文決定哪兒也不去,就在家鄉附近的響山寺糧站工作。縣委也不得不依了他。李開文接受了金寨縣委給他的“響山寺糧站站長”的頭銜。

      響山寺糧站是一個中心糧站,下面還管著古碑、雙河、南溪和帽頂山四個糧庫,方園上百里的地盤。為管理好這些糧庫,通往這些糧庫的山間小道上的每一塊石頭差不多都被他踩過。 

      他像糧站的一個長工。別人不愿鉆進去的、黑漆漆的倉板底下,他鉆進去了,把所有的老鼠洞一個一個地堵起來;別人不愿爬上的高高的屋頂,他爬上去了,將黃鼠狼開的“天窗”一塊一塊地補好;別人想不到的一些小事,他也會當成大事來辦。

      糧庫最大的消耗品就是掃帚。為了減少開支,他扛著扁擔、帶上柴刀,自己上山砍原料、做掃帚。沒出幾天,響山寺糧站的大院里便冒出了一座芭茅花的小山,站長室變成了掃帚加工廠。

      大家覺得難以理解,糧站再缺錢也不在乎一點買掃把的錢吧,為啥還要這樣摳門、這樣找累? 

     李開文的理由是:街上賣的掃把也是用手做出來的,咱自己有也有一雙手,干嘛啥都要用錢買呢? 他常常掛在嘴邊的是:毛主席告訴我們,“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長出這雙手就是要勞動的。

   

 

    故事30:老紅軍周光------身體力行做榜樣

 

      周光,金寨湯家匯人,曾任紅四軍民運部部長,鄂東軍區政治部主任,旅大市公安總局局長、長春市副市長、市長,中共長春市委書記處書記,吉林省委常委,吉林省副省長等職務。1977年在長春市病逝。

 

      曾任長春市市長、書記處書記、吉林省委常委、副省長的老紅軍周光、池精武夫婦只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子女不多,都是掌上明珠。但他們對子女并不嬌慣,更不利用自己的權利為其提供方便,而是嚴格要求、正確引導,以身作則、適度關愛,用嚴正的 家風將子女培養成對國家、對人民有用的人才。

     為了表達自己“永遠跟著共產黨”的堅定信念,讓后代繼承先輩的志向,周光、池精武在給兩個兒子取名時就用心良苦,用了“紅旗”兩個字,大兒子名叫周世紅,小兒子名叫周世旗。目的就是以此潛移默化、時時激勵孩子在黨的旗幟下健康成長、繼續前行,當好共產主義事業的接班人。

     周世紅記得,從小的時候,父親就經常對他說:“孩子,一個人沒有正確的政治觀點就沒有靈魂,是不能很好為人民服務的。”教育他要熱愛黨、熱愛國家,長大了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周世紅在《回憶我的父親》中說道:當時“我有些迷惑,但是看著他那嚴      肅的表情,聽著他那充滿慈愛的聲音,我便深深地記下了。隨著時光的流逝,我越來越感覺父親是正確的。”

19527月,周光被任命為長春市市長。為了做好長春市的領導管理工作,只讀過4年書、文化程度不高的周光和池精武商量,一起自學、補習數學、語文知識,也給孩子學習做出榜樣。他們每天早上凌晨起床,擠出一個小時學習;晚上處理完工作后,學習到深夜。他們不恥下問,請秘書做他們學習輔導員,虛心請教高中課本上數學應用題的解法和應用文的寫作方法。他們的行為使周世紅明白了“書到用時方恨少”的道理,在濃濃的家庭學習氛圍的熏陶下,虛心學習、刻苦學習成了周世紅的自覺行動。

 

  

    (此文授權給薛兆平編輯入書,同意網絡發布和改編,文責自負。)

 

       作者( 搜集整理者):胡遵遠,男 ,系安徽省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局長(通訊地址:安徽省金寨縣江店新城區、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郵編  237300   電話0564---7068775  13966259929    信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18905643159 

 

      作者(搜集整理者)簡介: 胡遵遠,男,19639月出生,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19818月參加工作,現任安徽省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黨組書記、局長。胡遵遠同志曾任金寨縣人民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法制辦公室主任、地方志辦公室主任,中共金寨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縣廣播電視臺臺長。是金寨縣第十二次、第十三次黨代會代表,六安市第四屆政協委員和金寨縣第九屆、第十屆政協委員。

先后被中共六安市委、六安市人民政府授予“全市服務工業發展先進個人”稱號,被安徽省文化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等單位分別授予“全省文化體制改革工作先進個人”、“全省廣播電影電視系統先進個人”和“六安市優秀政協委員”稱號。

 

       胡遵遠同志長期從事新聞報道和文字工作,先后在各級各類媒體上發表新聞報道、理論文章1000余(篇)條。近兩年,開始從事紀實文學寫作,至今已有一大批紀實作品在全國各級各類近100家網站和《中華魂》、《百年潮》、《中國老區建設》、《中國人才》、《轉業軍官》、《大江南北》、《黨史博覽》、《世紀風采》、《鐵軍》、《安徽政協》、《黨史縱覽》、《決策》、《志苑》、《安徽檔案》、《江淮時報》、《實踐論壇》、《皖西日報》、《新周報》等40多種公開發行的報刊上發表。20169月,在《中華文藝》組織開展的“全國最具影響力詩人、作家”評選活動中,胡遵遠同志被評為“全國最具影響力作家(全國共50名 )”; 201612月,在《中華文藝》組織開展的“全國文學創作大賽”中,胡遵遠同志榮獲散文類創作一等獎;2017年元月,在《中華文藝》組織開展的“當代知名詩人、知名作家”評選活動中,胡遵遠同志被評為“當代知名作家(全國共55名 )”。 在“天門山杯全國征文比賽”中,胡遵遠同志獲得銀獎(第四名)。

 

 

 

 







返回頂部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服務熱線:0564-2703999

二維碼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并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