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會員登陸|會員注冊

記劉鄧大軍千里挺進 大別山的英雄壯舉(之十八)

發布日期:2017-06-13  瀏覽次數:804  文章來源:

縱橫馳江淮間  逐鹿中原在前

     ----記劉鄧大軍千里挺進

     大別山的英雄壯舉(之十八




      [寫在前面的話]2017年,是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70周年。

     1947年630日,遵照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主席的戰略部署,在劉伯承、鄧小平的率領下,人民解放軍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強渡黃河,千里挺進大別山,將戰爭引向國民黨統治區,揭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進攻的序幕。劉鄧大軍在晉冀魯豫太岳兵團和華東野戰軍的配合下,充分發揮運動戰特長,橫穿隴海路,跨越黃泛區,激戰汝河,搶渡淮河,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縱橫馳騁于江淮河漢之間,吸引和調動國民黨南線全部兵力于周圍,建立了擁有2000萬人口的大別山革命根據地,從根本上撼動了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實現了黨中央經略中原的戰略目標,成為中國革命戰爭史上一個偉大的轉折點。正如毛澤東同志在《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中指出的那樣:“這是一個偉大的事變”。“這個事變一經發生,它就將必然地走向全國的勝利。”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創造了中外戰爭史上的偉大奇跡,譜寫了一部氣壯山河的英雄史詩。

      為了追憶那段崢嶸歲月、牢記這一歷史事件,緬懷劉鄧大軍的不朽功勛,繼承和發揚他們一往無前、“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大無畏精神,為會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脫貧致富提供強大的精神動力和智力支持,本人搜集整理了一些有關的史料及文章。本文著重向大家介紹的是劉鄧大軍在大別山期間留下的幾個感人故事,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1947年至1948年,劉鄧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他們不僅在這里建立了彪炳史冊的功勛,而且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廣為傳頌的感人故事。


    一、堅決找回大爺的耕牛 

      一天晚上,鄧小平和李達參謀長在金寨下樓房與漆店區委書記江川一起研究土地改革問題,一位姓漆的老人跑來告狀,說他的耕牛被解放軍牽走了。房東吳大娘說:“你胡講什么,這里住的是人民軍隊,就是當年的紅軍,他們怎么會牽你的耕牛呢?”這時,鄧小平剛好從屋里出來,問吳大娘發生了什么事。吳大娘就向鄧小平說了漆老頭找耕牛的事。鄧小平便詳細地詢問了他丟失耕牛的情況,并且說:“真是解放軍牽了你的牛,他一定會還給你的。”鄧小平心想,這肯定是一場誤會。于是,就叫江川和區武裝工作隊好好查查,要堅決找回大爺的耕牛。

      第二天中午,江川報告說,前天夜晚,二縱十三團在黑河村和搶劫老百姓財物的土匪打了一仗,耕牛是土匪搶去、又被十三團同志搶回來的,因為當時不知道耕牛是誰家的,所以就放在十三團養著,他們準備開個群眾會,讓群眾來認領。鄧小平聽了,高興地說:“十三團考慮得很好,要讓他們在群眾會上好好宣傳一下人民軍隊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歡迎人民群眾監督人民軍隊。”

     第三天早上,漆老頭提了一籃糍巴和一袋紅芋來見鄧小平,連聲說:“我是來請罪的,你們軍隊這么關心老百姓,我卻冤枉說你們軍隊牽了我的牛……”鄧小平說:“一點誤會,沒有關系,你丟了耕牛向我們報告,說明你老人家相信我們。”漆老頭一定要鄧小平收下糍巴、紅芋。鄧小平說:“我們有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請你老人家理解我們。”漆老頭說:“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們窮人,你們不是說軍民一家嗎?”鄧小平看一時難以說服他,又見他滿臉慚愧之情,便說:“我們可以收下你的東西,但必須付錢。”他叫警衛員拿一塊銀元給漆老頭。漆老頭說:“長官,你嚇死我了!這點東西最多值幾十文錢,你卻給我這么多錢,我怎么也不能收啊?”鄧小平說:“軍民一家親,就算是我們互贈的禮物吧。”

    

二、堅決還給大娘的銀元 

      1947年1021日,劉鄧首長率部來到湖北浠縣三角山的半山腰,部隊休息時,警衛員康理找了個向陽背風的旮旯兒,鋪上干草,扶劉伯承坐下。劉伯承突然聽見自己的衣襟里發出“叮叮當當”的金屬碰撞聲。仔細一摸,有兩塊銀元被縫在他前襟的補丁里。劉伯承撕開補丁:“我劉伯承真是老眼昏花嘍。這一定是房東大娘給補進去的。糟糕糟糕!”

      警衛員康理也想起來了。劉鄧住在山腳下張家榜的一戶老鄉家里。早上,劉伯承正在俯案研究地圖,房東老大爺泡了一壺茶端上來,誰知水裝得太滿,不小心灑在了地圖上。房東見闖了禍,慌忙用袖子擦地圖,結果又把紫砂茶壺碰到地上摔碎了。“不要緊,不要緊。這叫歲(碎)歲平安嘛。”劉伯承一邊彎腰收拾茶壺碎片,一邊說著當地的吉利話,又掏出兩塊銀元:“你是為照顧我們摔碎了自家的東西,應該由我們賠償。”房東說什么也不肯收。劉伯承就把錢塞進他的衣袋里:“損壞東西要賠償,這是我們的紀律。你要是不收下,我心里會不安的。”房東沒了主意,趕忙回屋去找老伴。康理在院子里聽見房東大娘罵她老頭:“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東西是你自己摔壞的,能讓人家賠嗎?再說,還收人家兩塊銀元,你那把破壺能值那么多錢嗎?”過了一會兒,房東大娘又端上兩碗茶水,遞給劉伯承和鄧小平。她發現劉伯承的衣襟上破了個大口子,嘆道:“你們這些當兵打仗的人吶,就像薛平貴,衣裳破了都沒人縫補。快脫下來,我幫你補補。”劉伯承難卻大娘的好意,就把軍裝交給了大娘,沒想卻讓她移花接木了……

      劉伯承掂著兩塊亮光閃閃的光洋說:“這倒成了難題了。錢是一定要還的,可是已經上了半山,我再回去,你們肯定不同意。那么,只好麻煩哪位辛苦一趟了。”警衛員們都爭著要去。于是,劉伯承就選了一個身強體壯的,把銀元放在他的手中:“那就請你代勞了。記住,務必送到!”直到送銀元的同志回來報告說銀元已經送到了老大娘手中,劉伯承才放下心來。

 

 


  三、要珍惜群眾的“金絲毛毯”
  


      劉伯承對大別山人民十分關心和體貼。一次,一個飼養員到一個村莊去買稻草,村莊沒有人,劉伯承就叫飼養員把錢放在群眾家的神臺上。這個飼養員是個北方人,不會捆那些七長八短的稻草,背起來,一路上不斷地丟撒,劉伯承就跟在后面拾。他對飼養員說:“稻草也是農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用處可大了。你們北方人不知道,山里人住房要靠它蓋,耕牛要靠它喂,床上要靠它鋪。農民用稻草鋪床,都叫作‘金絲毛毯’,說明農民是很珍惜稻草的,丟了多可惜呀!”劉伯承的一席話,深深地感動了飼養員,他也跟著劉伯承一起將一根一根丟撒在地上的稻草拾起來,重新捆好,并且深情地說:“我一定要記住司令員的話,愛惜稻草,不隨便丟撒。”

 

      四、要考慮群眾的實際困難

  

       1949年3月底的一天,整個六安城都沸騰了:

      人民解放軍像潮水一樣涌過來,歡迎大軍的人流滾滾向前,支前民工大隊絡繹不絕,城里城外紅旗如海、歌聲如潮。大街上到處張貼著“打過長江去,活捉蔣介石”、“支援解放軍,解放全中國”等巨幅標語。城北小學是六安市人民政府在原來中正小學校址上首先建起來的一所完全小學,居于全市中心。當時的校舍院落寬敞、房屋較多。學校門前有師生們自己動手用松柏色紙扎起來的彩門,兩邊貼著一副新作的對聯:政簡刑清,江北騰歡呼解放;兵雄馬壯,華南指日慶成功。那時,學校的師生人人精神煥發,一面堅持正常教學,一面積極開展支援大軍的宣傳工作。

       一天下午,擔任城北小學校長一職的鮑傳魯,正在隨著學生隊伍在城東郊迎接解放軍,一位留守在學校的老師突然告訴他:有兩個解放軍來學校看房子,說是要駐軍。鮑傳魯趕緊回到學校。此時,市長林杰同志也趕到了學校,一見到鮑傳魯,就開門見山地說:“放假幾天,支援渡江大軍!”

     鮑傳魯剛剛向學生宣布放假,就有部隊的同志來聯系安排房子,學校除留一個教室作女教師臨時宿舍外,其余的房子全部讓給了部隊。

     一陣喇叭聲,校門前開來兩輛吉普車,從一輛車子里走出一位身材魁梧、戴著墨鏡的同志,一看就知道是位高級首長。他走進辦公室坐下休息,警衛員便把他的行李搬進隔壁剛騰出來的教師宿舍。隨同住進這個宿舍的還有他的夫人和兩個女孩。

川流不息的人流中,有人背著電訊器材,上下忙碌,不一會幾十間房子都拉起了電線,掛上了燈泡,夜幕降臨時,隨著車載發電機的轟鳴,全校立即如同白晝。

     校內住有教師,需要出入,住校外的教職工,有時也需到學校里來,大家進出是否方便呢?鮑傳魯正在考慮,就有一位部隊同志來找他商量,他問過全校職工人數之后,便毫不遲疑地提出:由城北小學自制一種出入證,蓋上學校公章,憑此證即可隨時出入。教職工們知道這件事后,都非常高興,“部隊首長真能考慮我們的實際”、“組織上對我們多么信任啊!”

     天黑后,地委書記馬芳庭和副書記唐曉光趕來看望首長。他們交談了一個多小時才離去。首長送走了他倆,又伏在案上看起文件來。第二天, 一位大約是做政治工作的同志來找鮑傳魯談心,他問鮑傳魯可知道來的首長是誰。鮑傳魯說不知道。他悄聲告訴鮑傳魯:“不要向外說,他就是劉司令員啦!”

      劉司令員看起來約有50多歲,身體頗健壯,他經常伏在案上辦公和接待請示工作的同志,往往一直到深夜。有時也站起來在室內漫步或到走廊上閑眺。即使在這時候,也在默默地思索著什么。

      劉司令員工作那樣辛苦,一天三餐卻很簡單。當時城北小學在校就餐的人很少,沒有真正的廚房,只在保管室外走廊上砌了個矮小的土鍋灶,劉司令員的炊事員就在這個鍋灶上為他做飯菜。每餐的菜都只有兩三樣,且多是素的,有時見炊事員燒鱖魚,大概這是劉司令員餐桌上最好的菜肴了。

     劉司令員夫人汪榮華同志是六安郝家集人,早在六霍起義時期就參加了革命。在此期間,常有當年的同學、戰友來學校看她,同她敘舊。汪榮華同志對人親切、熱情,也不止一次地到老師住所和老師談心。

     劉司令員和司令部在學校只駐了四個夜晚,又繼續前進,隨著他們南進的步伐,不斷傳來新的捷報。不久,百萬大軍越過長江的特大喜訊就飛到了六安,飛遍了全國。


五、要實事求是地開展“土改”

  

     1947年1231日除夕夜,鄧小平主持召開鄂、豫邊區地、縣負責人會議,收聽了毛主席剛剛發表的《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隨后,各地在回報工作時介紹了土地改革中存在的一些問題。金寨縣委書記張延積匯報說:“由于我們人民政權剛建立起來,人民群眾怕我們又像紅軍時期那樣站不住腳,因而不斷有農民把分給自己田地上插的牌子,偷偷地拔掉了”。

     第二天,鄧小平又和張延積在漆店區召開貧農代表座談會,詢問大家為什么不敢要分得的田地。一位叫廖祥武的代表說:“人民解放軍能不能站穩腳,群眾有懷疑,所以分的田地老百姓不敢要。”鄧小平又了解其他一些地區土改情況,大體都是如此。他和李先念副司令員以及前方指揮所的領導同志研究后,認為不能這樣搞土改,因為這里敵情還很嚴重,如果強制進行土改,不但不能發動群眾,還要脫離群眾。

大家意見統一后,鄧小平立即給黨中央寫了報告,詳細介紹了大別山的土改情況,建議土地改革應分區域進行,在解放區、很鞏固的地方可以搞土改,不鞏固或是游擊區,暫時不宜搞土改。

      黨中央、毛主席十分重視鄧小平的意見,很快復電,同意分區域進行土地改革,并將這個意見通知其他解放區參照執行。鄧小平得到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后,立即召開中原局地區負責人會議,停止了土地改革。

事實證明,鄧小平的意見是實事求是的,扭轉了新解放區土地改革工作的被動局面。

        六、吳大娘執意送雞蛋

      1947年秋,劉鄧大軍的司令部一度駐扎在金寨縣沙河下樓房。住在鄧小平隔壁的吳大娘看到鄧小平天天和大家一樣吃著稀飯和青菜,心里很過意不去,于是,便把準備留給女兒坐月子吃的一籃雞蛋煮熟,叫警衛員拿過去給鄧小平吃。鄧小平說:“這怎么行?”說罷,便叫警衛員送一塊銀元給吳大娘。

      吳大娘很生氣地對警衛員說:“我要是急著用錢的話,雞蛋不早就賣了?”她堅決不收。鄧小平說:“那就把雞蛋再送給吳大娘。”吳大娘更生氣了!她對警衛員說:“跟你們首長說,我兒子也是紅軍,你們住在這里,就是住在自己家里,難道吃幾個雞蛋還要給錢?你把雞蛋拿回去,哪個首長說不要,就叫他自己給我送來,我跟他說說理!”警衛員只得把雞蛋又拿了回來。鄧小平提著那籃雞蛋來到吳大娘房里,對吳大娘說:“大娘,你關心我們,我們領情了。但是,革命軍人吃老百姓的東西是要給錢的,這是紀律。聽說你兒子也是紅軍,他吃了老百姓的東西也一樣要付錢呀!”吳大娘說:“你們的政策我懂,但是,這和別人家的東西不一樣。你們住在紅軍家里,吃自家的東西,不算違反紀律!”說著,硬是把雞蛋提到鄧小平的房里,轉身就走了。

     這時劉伯承剛好進來了,聽鄧小平說了吳大娘送雞蛋不收錢的事,也很為難,他想了想:“還是老辦法,我們臨走時,把錢留在她家神臺上!”鄧小平說:“好!”


七、新娘子勇敢保安全

 

     有一天,麻城東木區副書記兼武裝工作隊隊長趙金良正在鄉下布置土改工作,敵人突然進村了。雞飛狗跳墻,村子大亂。為了掩護同志們轉移,他拔腿就朝村外跑去。上百個敵人追出村。趙金良一口氣跑到李家,敵人跟著進了村。趙金良就越墻、跳房,跑了半個村子也沒找到合適的藏身之處。敵人堵住了所有出村的路口。他忽然看到一家農戶門口貼著大紅喜字,就抬腿闖了進去。正房中間坐著一圈人,正舉杯為新郎官祝酒。滿屋子人大眼瞪小眼,驚呆了。趙金良說:“打擾了!”三兩步跨進了洞房。洞房里新娘子一個人坐在床上,見慌慌張張地進來一個陌生人,又羞又怕,渾身哆嗦。趙金良明言快語地亮明自己的身份,說現在實在無奈才來此暫避,叫她不要怕,敵人如果進房搜索,就說新郎不勝酒力,休息在床。

     趙金良脫了棉衣藏好。就在他剛剛鉆進新人的被窩時,敵人就闖進了外屋,問:“剛才有個人跑到你們家里來了嗎?”老百姓七嘴八舌:“沒有哇。老總辛苦了,喝杯喜酒暖暖身子。”“老總,趕上了,讓弟兄們來喝一盅吧。”“喜酒,大吉大利……”門簾被挑開,敵人兇狠地問:“床上睡的是什么人?”新娘子從容地答道:“我男人,酒喝多了,睡著了。”

      看著新娘神態悠然的樣子,敵人信以為真,退去了。天黑后,這家大爺到村子周圍看看確實沒有敵情了,才送趙金良出了村。趙金良永遠記得那家男主人姓詹,新娘子姓胡。他說:“大別山的鄉親們一次又一次給了我生命,我沒齒不忘!”


 

 

   作者(搜集整理者): 胡遵遠 ,,系安徽省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黨組書記 、局長(通訊地址:安徽省金寨縣江店新城區、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郵編  237300  電話0564---7068775  13966259929  信箱 [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18905643159


    胡遵遠,現任安徽省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黨組書記、局長,曾任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法制辦公室主任、地方志辦公室主任,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縣廣播電視臺臺長。先后被授予“全市服務工業發展先進個人”、“全省文化體制改革工作先進個人”、“全省廣播電影電視系統先進個人”、“六安市優秀政協委員”、“六安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等光榮稱號。

 


             

   

      胡遵遠長期從事新聞報道和文字工作,先后在各級各類媒體上發表新聞報道、理論文章1000余(篇)條。近兩年,開始從事紀實文學寫作,至今已有一大批紀實作品在全國各級各類100多家網站、微信公眾號和《中華魂》、《百年潮》、《中國老區建設》、《軍事參考》、《大江南北》、《黨史博覽》、《世紀風采》、《鐵軍》等60多種公開發行的報刊上發表。被相關單位授予“全國最具影響力作家(全國共50名 )”和“當代知名作家(全國共55名 )”稱號;多次在“全國性的文學創作大賽”中獲一等獎。




返回頂部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服務熱線:0564-2703999

二維碼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并安装